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袁良辰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报杂感(四十三)  

2013-03-13 15:23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书的故事

1969年的秋天,在我家附近的一个街头废品收购站,我遇到一对教师模样的中年夫妇正在卖掉他们的藏书。这些书大约有上千本,大都是文学书籍。我提出用高于废品的价钱买他们的一些书。开始,男人用沉默来表示他的拒绝,我就一直在那儿站着。后来那女人就把他拉到一边,两个人商量了一会儿。然后那男人便从书堆里翻找出一摞书给了我。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又从我手中抽回了一本,翻出几页,用力撕下来,扔到地上。他们不要我的钱。

这对夫妇经过商量送给我的这12本书是五十年代的文学期刊《译文》。在1969年,读到这些作品,对于一个心灵荒芜的青年意味着什么,已经不是现在青年所能理解的了。

这12本《译文》一直被我珍藏着,被撕掉了几页的那本《译文》就在我的书桌上。查目录可以得知,撕掉的是苏联作家肖洛霍夫的小说连载《被开垦的处女地》。肖当时被称作修正主义文学的鼻祖。他这样作显然是为了我,至于是担心我受到“毒害”,还是怕给我带来麻烦,我不知道。在那种境况下,他竟然如此细致地顾及到一个萍水相逢的青年的前程,这种在那个时代特有的温情,一直在我那些被蔑视、被践踏的冰冷回忆里孤独地闪耀着温暖的光,大概永远也不会消逝。

这个故事发生在1969年。中国那场大规模的破四旧抄家焚书运动,其实在1966年的夏秋之交就结束了。这对夫妇三年之后主动抛弃知识分子视为生命的书,无疑表明,他们对未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。

这个平淡的故事会长久地留在我的心里,然而,当我传达它时,却常常感到惘然。彼时的情景――光线、色彩、温度、声音、气息……所构成的瞬间,以及弥漫其间的某种忧伤,真是难以言说啊。这是属于历史的一块琥珀,它封存了一个悲凉而又温馨的时刻,封存它的是造物主洒落的一滴泪水。

――摘自《联合日报》

(摘录后记:文革受重创的是些文化人,特别是有良知的文化人。文革又毁坏了多少人的美好理想!我的一个友人,文革后不再照相,也不再保留照片;珍藏多年的私人日记、私人信件也都付之一炬。更把自己心爱的藏书毁掉,——只留下了鲁迅、郭沫若、茅盾的书。那时天天看的只有“红宝书”。巴金、季羡林呼吁永记文革。我们应该永远铭记。那是一个让人失去理性、失去人性的时期!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8)| 评论(3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