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袁良辰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报杂感(二十六)  

2011-12-18 10:32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 从法捷耶夫之死想起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1956年5月中旬的一天,法捷耶夫开抢自杀了__距离1998年的夏天,已有42年的光景。

记得,法捷耶夫自杀的新闻刚刚传到中国时,我国的新闻媒体,都把他的死说成是酒后自杀的。那时我刚刚涉猎文坛当真为法捷耶夫惋惜。近半个世纪过去了,我从《读书》和《作家文摘》上的兰英年先生的文章中,才知道法捷耶夫之死,并非死于酗酒。历史的真实要经历半个世纪才能还原,当真感到历史谎言对人之欺骗,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……才知道他的最后一枪,是他精神崩溃的一枪,也是良知上自我解脱的一枪。

始自1934年苏联作协成立,到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,在近二十年的光景中,在清除“人民敌人”和“间谍”的名义下,仅在作家中就有两千名被处决、关押、和被流放;而身在作协领导岗位上的法捷耶夫(1946年又升为作协总书记),是责无旁贷的执行者。在我的感悟中法捷耶夫不是一个冷血动物;但是在政治的高压下,他的作家良知被冷冻成为冰砣,无可逃避地成为间接的“文字狱”的制造者--尽管他对某些作家怀有同情甚至是在十分矛盾的心情下,去执行这些铁血任务的。但是被迫害的作家自身,理所当然地把法捷耶夫视为文化暴力的执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摘自《文汇报》

         (摘录后记:在政治高压下,身处其境,便是一架执行的机器,这有如战场上的战士。一旦错误指挥,必然要有一些无辜的牺牲品。这与其说是制度使然,还不如说是历史的局限。)

(很多历史的真相是在迷雾中的,历史的烟尘散尽需要时间。往往是知情的人不能说、不便说,不知情的人乐意说、随口说。评价人物是难的,最公平最无私的也许只有时间。)

(老知识分子都知道“文字狱”的厉害。常为一句不慎的话招祸。现在的年青人是不会再有这样的遭遇了,应庆幸时代的进步。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2)| 评论(12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